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孟子君律师加快监所体制改革步伐落实国家人

2018-04-08 16:33:41

2009年4月13日,国务院颁布了《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这是我国人权和法制建设方面具有重大里程碑意义的1件大事。在该计划的第2部分,即《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保障》中,明确提出了详细的保障被羁押者的权利行动计划。但笔者纵览全文,没有发现学者和人民大众呼声很高的关于改革监所体制、变更监所隶属关系的内容。在前段时间被媒体炒作沸沸扬扬的“躲猫猫”事件还没有完全停息之时,很多人都认为“躲猫猫”事件也许能作为推动监所体制改革的1个契机;但刚颁布的人权行动计划内容中却没有监所体制改革的内容,不能说不是1个遗憾。笔者认为,只有加快监所体制改革,才能保障以改进和落实被羁押者权利的人权行动计划的真正实行。笔者想就改革监所体制与落实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关系问题,谈点自己的粗浅看法,以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本文所提监所,是指目前归属于公安机关管理的看守所、行政拘留所、强迫戒毒所、劳动教养所等。

1、改革监所体制,是在刑事诉讼的各个阶段完善和落实人权保护措施的重要保障。

《人权计划》中提出“完善预防和救济措施,在执法、司法的各个环节,依法保障人身权利”,并再次强调“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勾引、欺骗和其他非法的方法搜集证据。”其实,早在1979年的《刑事诉讼法》第3102条中就明确规定:“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勾引、欺骗和其他非法的方法搜集证据”,为什么时隔310年以后,国家在《人权计划》里要再次强调这1问题呢?答案很简单,那就是310年来,在刑事诉讼中,刑讯逼供、非法取证和虐待、体罚被羁押者的现象在全国各地屡禁不绝,且时有产生,冤假错案也时有产生;被羁押者在监所或办案机关的临时关押场所关押期间,人权不能得到保障。固然,310年来,被羁押者的人权状态在很多地区和之前相比,已有明显的改良,办案人员明目张胆地在办案场所殴打和虐待案件当事人的现象已基本杜绝。以笔者所在的地区为例,最少公安干警在办案场所,对户籍系本地确当事人公然进行殴打的现象很难看到。而在1983⑴989年的“严打”期间,在公安派出所里,干警对审查中的所谓“盲流人员”可以公然随便殴打,然后在笔录里将殴打的进程记录为“政策教育”。但是,笔者在2006年的新疆某县公安局侦办的1起案件中的询问笔录里,再次看见了“说服教育”的记载,并省略了所谓“说服教育”的进程;该案的犯法嫌疑人则向律师陈说“说服教育”的内容就是对他进行了包括扇耳光、体罚等刑讯逼供行动。在律师承办的各类刑事案件中,当事人控诉办案人员对其有刑讯逼供现象的仍然屡见不鲜。逼供方式5花8门,如对当事人疲劳审判不让其睡觉、休息,不给当事人吃饭或穿衣御寒,或让当事人脱光后罚站数小时任其大小便失禁;或让同监室其他人犯殴打体罚;还有“牢头狱霸”在冬季让当事人脱光后给其浇冷水等等;可见,刑讯逼供、非法取证和虐待体罚被羁押人员的现象目前在我国各地依然10分严重。所以,作为国家出台的第1个人权行动计划,不能不斟酌要及时解决被羁押者的权利问题。但是,不改革旧的监所管理体制,要落实和实现《人权计划》的内容,笔者认为是不可能的,就犹如1979年的《刑事诉讼法》第3102条的内容至今都不能完全落实1样,《人权计划》中关于被羁押者权利的内容就会成为1纸空文。改革监所管理体制的方式之1,就是变更监所的行政隶属关系,将所有监所都移交司法行政部门管理。这1改革方案早在10余年前,就有学者提出,也在司法界热议过量年。为什么不能及时出台,关键不是体制建设技术问题,而是触及“权利团体利益”问题,触及权利部门的利益分割问题。笔者认为,将所有监所移交司法行政部门管理,才真正理顺了监所管理体制关系。关于现行监所管理存在的弊端,法学界大致认为看守所普遍存在“超期羁押问题严重、妨碍律师正常会面、在押期间依然存在刑讯逼供现象。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监所管理厅提供的资料,现有看守所中,还存在着其他问题,如:监狱拒收看守所移交的已决犯、2者之间推委扯皮;对不符合留所服刑规定的已决犯,对有技术的已决犯,看守所由于利益驱使擅自将其留所服刑;看守期间重生产、轻管理,重收益、轻改造转化和诫具、禁闭室使用不合法等”问题。而对其他监所,如戒毒所、行政拘留所等,由于问题曝光在公众眼前的概率小而没有引发大众的注意。至于改革监所管理体制所能带来在人权保障改进方面的好处,因众多学者已有充分的论述,故本文不在论述。笔者认为,最少对目前类似看守所存在的弊真个改进和杜绝,是可以起到非常重要作用的。固然,要在改革旧的监所管理体制的同时,也要修改现行的《刑事诉讼法》的相干内容,如将接受传唤的地点设在监所内,并设置必要的监控设施,同时将办案机关的所有临时关押留置场所撤销。由于,目前很多刑讯逼供非法取证现象,大都产生在这类临时关押场所,而对类似公安派出所地下室之类的临时关押场所,目前尚属监控的空白地带。

2、加快监所改革,完善监管立法,是保障被羁押者的权利的制度保障。

《人权计划》提出,在两年内“完善监管立法,采取有效措施,保障被羁押者的权利与人性待遇。”,并具体提出:“推动完善被羁押者权利保护与人性待遇方面的法律法规、政策措施。”,同时要“严格依法履行收监、减刑、假释、暂予监外实行、释放等主要刑罚履行环节。进1步规范执法程序,保证执法程序严密、细致,各执法环节的法律文书和凭证齐备真实、保存完好、档案规范。完善监所执法制、执法公示制、执法工作评议考核和执法错误追究制,建立监所执法执纪监督制度和权利制约机制,加大对监所执法活动中背法犯法行动的查处和追究的力度。采取有效措施,严防对被羁押者实行刑讯逼供或体罚、虐待、侮辱等行动的产生;所有提讯室实行强迫物理隔离;建立并推行提讯前后对被羁押者进行体检的制度。”《人权计划》的上述目标要在两年内实现,就目前我国各地的实际情况而言,明显任务是10分艰巨的。如果不加快改革旧的监所管理体制,那么,该计划是不可能如期完全实现的。例如“推动完善被羁押者权利保护与人性待遇方面的法律法规、政策措施”,目前也只能是在行政立法层面能解决问题,而真正在各个监所要贯彻落实国家的法律法规、政策措施,还是1个漫长的进程。最典型是比如刑侦人员要关押1个手续不全的人,如果看守所根据规定不收,那么,刑侦人员可以找与看守所共同的公安局领导说事,最后,该名不符合关押手续的人1样被关押进看守所;这类例子在全国比比皆是,早就不是媒体可以炒作的热门问题了。所以,如果不改革旧的监所管理体制,那么《人权计划》里所要求的“严格依法实行收监、减刑、假释、暂予监外实行、释放等主要刑罚履行环节”,就很难在短时间内做到。

3、鉴戒国外监所管理先进经验,将我国已参加的国际公约在我国法律规定中具体化,是全面实行《人权计划》的有效途。

《人权计划》提出,在两年内,“进1步完善被羁押者的待遇制度”,如完善被羁押者通讯、会面、生活文娱、离监探亲等;国家还要“完善被羁押者生活卫生管理制度和医疗保障机制”,同时加大对监所的资金投入,改进被羁押者的监管环境和条件,保障监所的给养费、公务费、设备购置消耗费、修缮费及其他费用。明显,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制定的初衷是好的,也是要落实我国早已加入的国际公约规定的具体体现。但是,如果不改革旧的监所管理体制,那么我国为此而加大的经费投入,只能成为权利利益团体争先瓜分的又1“蛋糕”。其实,在我国加入的各个国际公约中,如《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对被羁押者待遇早有具体的规定。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0条规定:“1、所有被剥夺自由的人应给予人性及尊重其固有的人格尊严的待遇。2、除特殊情况外,被控告的人应与被判罪的人隔离开,并应给予合适於未判罪者身分的分别待遇;被控告的少年应与成年人分隔开,并应尽速予以判决。”在《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第8.规定“青少年囚犯应同成年囚犯隔离。”又如该公约第13规定“应当供给充分的浴盆和淋浴装备

孟子君律师加快监所体制改革步伐落实国家人

,使每一个囚犯能够依规定在适合气候的室温之下沐浴或淋浴,其次数依季节和区域的情况,视1般卫生的需要而定,但是,在温和蔼候之下,最少每星期1次”。该公约系上个世纪510年代制定的,制定该公约时的物质条件与21世纪的今天相比,已有天壤之别。但是,就国际公约中规定的被羁押者上述最低待遇标准,在我国欠发达地区的监所还大都没有完全到达。笔者质疑的是,上述公约以50年代条件要求的最低标准,在我国欠发达地区目前还都没有实现,更何况《人权计划》中提出的被羁押者“生活文娱”目标?如果不改革旧的监所体制,不鉴戒该国际公约中已有的最低标准,那么,国家加大的资金投入,会不会被挪作他用?最近1段时间以来,有些人过份强调“中国特点”,全盘否定国外已被实践检验的先进经验和管理制度。笔者认为,这些人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1个普通的人,也需要基本的人权保障;如果换位思考,在中国被羁押的人,难道就比在国外羁押的人要低人1等吗?难道就不能享有国际公约规定的基本人权吗?如果不鉴戒国外已有的先进监所管理制度,不遵守已加入的国际公约,那末,所谓“中国特点”就成为1些既得利益团体保持旧的管理体制、随便践踏被羁押者人权的的借口;也必将成为国外人权组织攻击我国人权状态的1个口实。

4、只有改革监所管理体制,才能完善监管执法公然制度。

《人权计划》提出,“完善监管执法公然制度,将被羁押者权利和监所有关执法标准、程序向被羁押者、家属及社会公然,通过举报箱、举报、监所领导接待日、聘请执法监督员等方式,对监所执法活动进行有效监督。”还提出要“加能人民检察院对监管场所内执法活动的实时检察监督。在监室设置举报箱,方便被羁押者投诉。落实被羁押者约见驻监所检察官制度,被羁押者若认为自己遭受非法待遇,可约见驻监所检察官。”那么,上述的措施规定是不是目前在监所管理中没有呢?答案是不是定的。所谓“上有规定,下有对策”在我国各个行业仿佛都是“潜规则”。比如“聘请执法监督员”的方式,在许多行业都已实行,但大都流于情势而没有实效。现有监所管理也不例外,当你进入各监所的办公区域时,1般都设有“监督台”,在公安干警的照片下面也都有“人大”、“法院”“司法局”或其他机关企事业单位人员担负的执法监督员的照片和职务姓名等简介。但这些执法监督员的工作机制是什么,其监督的流程是甚么,这些监督员的权利义务有哪些等等实质性的问题,你是没法知晓的。如果这类监督员能够发挥巨大作用,那么“躲猫猫”之类的事件就不会需要上来炒作了。要使《人权计划》中关于监管执法公然和对监所执法活动进行有效监督的内容真正落到实处,改革监所管理体制是重要任务,只有脱离侦察机关的管理体制,才能谈到对监管执法公然的问题。另外,笔者认为,除《人权计划》提到的监督方式外,加强舆论监督,比如允许对已决但还没有移送的人犯和监所干警进行采访等,也是有效的监督方式。

笔者认为,除加能人民检察院对监管场所内执法活动的实时检察监督外,律师执业活动中对监所监管执法活动的监督,也是重要的监督途径。《人权计划》中提出“推动修改或废除与律师法规定不1致的各类法规、规章、规范性文件,保障律师会面、通讯、阅卷和调查取证等方面的权利,保障律师在执业活动中的人身权、辩解权和辩论权”。如果仅仅废除或修改与律师法规定不1致的各类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而不进行监所管理体制改革,那么也只能解决规定层面的问题。对律师的作用,我国加入的另外一国际公约,即《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中也有明确细致的规定。比如该公约“8.遭逮捕、拘留或监禁的所有的人应有充分机会、时间和便利条件,毫无迟延地、在不被窃听、不经检查和完全保密情况下接受律师来访和与律师联系协商。这类协商可在执法人员能看得见但听不见的范围内进行。”第16规定:“各国政府应确保律师能够实行其所有职责而不遭到恐吓、妨碍或不适当的干涉;能够在国内和国外旅行并自由地同其拜托人进行商量;不会由于其依照公认的专业职责、准则和道德规范所采取的任何行动而遭到或被威胁会遭到起诉或行政、经济或其它制裁。”而在现行监所管理体制下,上述规定在我国特别是欠发达地区很难落实。比如在新疆,除有地方监所外,还有兵团监所。在这些监所律师执业活动更是遭到限制,由于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在兵团地区的落实进程中,“走样”很严重,有人称其为“土政策”大于法律规定,已有很多地方律师在兵团司法系统因办案不慎而身陷牢狱之灾。因此,要确切保障律师正常执业的活动和人身安全,对律师在执业活动中发现的刑讯逼供等非法取证或体罚虐待被羁押者的现象,需要有比现行更好的控告申说途径,才能发挥律师对监管执法活动进行监督作用的积极性。如果不改革现有监所管理体制,公安侦察人员认为律师的执业活动会干扰其侦察活动而设置障碍,监所干警也会惧于公安局领导的批评或处罚,对合法的律师会面活动也拒不办理;而律师也会担心在侦察阶段代理申述控告会遭致打击报复而懈怠于办理刑事案件。因此,不改革现有监所管理体制,仅仅废除或修改与律师法规定不1致的各类法规、规章、规范性文件,那么“保障律师在执业活动中的人身权、辩解权和辩论权”并发挥律师在执业活动中对刑讯逼供非法取证行动的监督作用,便可能成为1句空话。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只有加快监所管理体制,将监所划归司法行政机关统1管理,同时修改或废除现行的《刑法》第306条和其它与律师法规定不1致的各类法规、规章、规范性文件,并鉴戒国外已有的先进监所管理经验,将已加入的相干国际公约用中国的法律予以具体化,才能使《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中关于保障公民人身权利和被羁押者权利的计划,得到全面完全的实行。

备注:“躲猫猫事件”:今天,你‘躲猫猫’了吗?”这句看似无厘头的话,是1条社会后面的友评论。云南1个因盗伐林木被关进看守所的青年,2月8日在看守所内受伤,被送进医院,2月12日死亡。警方称其受伤的缘由是放风时和狱友玩“躲猫猫”撞在墙上,死因是“重度颅脑损伤”。很快,躲猫猫也火了起来。友们1边讨论躲猫猫这个游戏的危险性,1边大量发帖“躲猫猫”。云南警方这类侮辱全国人民智商的说法遭到质疑,后又查明该青年系被同室犯人殴打致死,警方相干人员遭到处罚。

孟子君律师执业机构: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2009年5月

法邦-用法律解读:律师介绍  孟子君律师执业机构:北京华泰律师事务所乌鲁木齐分所联系方式:400⑻18⑼919孟子君律师,1984年毕业于西北政法学院后在新疆某中级法院从事审判工作10余年,1999年开始从事专职律师工作。中国法学会会员,民主党派人士。既有深厚善于领域:工程建筑、公司并购、刑事辩解、终年顾问、合同审查、合同纠纷、房产纠纷

本站内容大部分来源于络,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啵啵鱼的做法
星力注册
黄金梨树苗
混凝土提高强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