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市场

成本市场双重压力来袭龙煤艰难转型

2018-05-11 08:51:15

本报记者杨清清北京报道  3月13日,龙煤集团官方网站发布消息,宣布龙煤集团正积极协调有关金融机构,多方紧急筹措资金,力争从3月14日起,更多地补发欠发工资。  在煤炭行业进入下行通道后

本报记者杨清清北京报道  3月13日,龙煤集团官方网站发布消息,宣布龙煤集团正积极协调有关金融机构,多方紧急筹措资金,力争从3月14日起,更多地补发欠发工资。

在煤炭行业进入下行通道后,降薪或欠薪已非个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走访发现,山西地区已有大型煤炭企业出现全面降薪现象,甚至有煤炭公司业已停产数月。

采挖成本居高不下

如果说,煤炭企业用“举步维艰”来形容的话,龙煤集团已到了不堪重负的地步。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取的内部资料显示,龙煤集团2015年前三季度的原煤产量完成3546万吨,同比减少145万吨,商品煤销量完成2512万吨,同比减少47万吨,其中精煤920.3万吨,电煤762.9万吨,市场煤588.6万吨。

产销量下滑的同时,售价也岌岌可危。资料显示,在商品煤综合售价方面,龙煤集团2015年前三季度完成434.57元/吨,同比减少87.99元/吨,集中销售完成445.84元/吨(含税),同比下降92.99元/吨。

“据我了解,目前东北地区的动力煤平均吨煤销售会亏150元至200元。”一位不愿具名的煤炭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而煤价的急速下跌是最直接的原因。截至2015年8月末,哈尔滨附近地区的动力煤价格已比年初下降70元/吨,东部煤城地区的电厂价格下降30元/吨。

精煤市场则更不容乐观。据了解,龙煤集团不同品种的精煤价格,2015年前三季度已累计下调了120元至180元/吨不等。

销售收入大幅减少,历史包袱却日益沉重。据不完全统计,龙煤集团职工24.8万人,18万离退休职工,算上职工家属,更是天文数字。而龙煤集团的42个煤矿、16个选煤厂大多所属为资源枯竭性煤矿,且以深井为主,开采成本高。表现在企业经营数字上则是,2012年龙煤集团净亏8亿元,2013年亏损23.4亿元,2014年亏损接近44亿元。

“现在最优秀的煤炭企业生产的现金成本仅180元/吨左右。”港富集团黑色行业首席分析师张志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而龙煤集团每吨成本维持在400元至500元的高位。”

销售价格与生产成本的严重背离,影响了企业的生产经营。而销售收入大幅减少,现金回款严重不足,又将直接影响龙煤集团偿还贷款利息、支付职工薪资和安全生产基本投入的能力,从而形成恶性因果。

旺季不旺

2012年开始,东北地区各项经济增速指标开始呈现下滑态势。自2014年起,经济下滑幅度加剧。财政收入方面,2015年除吉林微增2.2%外,辽宁和黑龙江均为负增长。

具体而言,无论是工业企业用电量、铁路货运量还是银行贷款数据,东北三省均呈“断崖式”下跌。根据中电联发布的《2016年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显示,2015年东北地区全社会用电量同比下滑1.7%,增速同比回落3.4%。

“东北煤炭企业的下游需求主要是供应东北地区。自2012年开始,东北地区的煤炭销售基本年年都是旺季不旺。”卓创资讯煤炭分析师刘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2015年该特征更加明显,在进入冬季用煤高峰期之际,市场需求依然没有出现有效提振。”

体现在龙煤集团方面,动力煤销售囿于东北地区工业企业用电量的下滑,消耗低位运行,库存保持高位。截至2015年9月末,龙煤集团供应的黑龙江省内主要电厂库存204万吨,可用天数34天。

而精煤用户已由旺销时的30多个减少到目前的13个,且普遍资金困难。目前,鞍钢、本钢已陆续向龙煤集团提出价格下调诉求,幅度约在40-50元/吨。大庆石化也提出参照环渤海价格指数及龙江区域市场价格定价,这意味着龙煤集团销售价格还尚未触及底线。

“动力煤主供电厂、水泥厂、企业锅炉等,而炼焦精煤主要供焦化厂生产焦炭,用于炼钢。”卓创资讯煤炭分析师刘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相较于电力企业,钢铁行业已是数年不景气,由此,精煤也相应受到牵连。”

此外,相较于其他竞争对手,龙煤的市场煤价格与褐煤、地煤还有巨大差异,几乎没有竞争优势。刘杰说:“黑龙江地煤价格低于龙煤价格50元至80元,用户接煤的积极性并不高。”

营销策略以动力煤为主

龙煤集团并非没有意识到局势,也并非没有努力过。

2015年9月,龙煤集团董事长王智奎在一次紧急会议上表态称,龙煤集团因资金紧张,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阶段。

事实上,自2015年6月开始,龙煤集团已开始内部加大管理挖潜、降成提效的力度。在人员成本上“动脑筋”,已不是龙煤集团的新闻。

此外,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龙煤集团亦在营销和销售策略上下足功夫。除去启动以精煤为主向动力煤为主的营销策略转变之外,龙煤集团还通过以价换量、加大省内动力煤市场的开发,抢占省内煤炭市场。在铁路、公路运输成本的控制方面,龙煤集团也多有尝试。

在多方努力下,2015年1-9月,龙煤集团比去年同期实现减亏12亿元——尽管仍亏损约34亿元。

“其实,煤炭企业可以考虑涉足全产业链。”张志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煤炭形势不好,可以做煤化工、煤电一体化等,用后者来弥补前者的窟窿。”但细观龙煤集团的扭亏方式,不难发现,无论是控制人员、转变营销、减少运输成本等,均没有脱离煤炭这个传统主业。

无声破碎剂
天津办公家具厂
5吨洒水车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